您好,欢迎来到淘宝网客服中心
四川娃“组团”打工流落威海街头 年龄太小辗转各地难找工作

 

四川娃“组团”打工流落威海街头
年龄太小辗转各地难找工作,救助站将尽快送孩子回家

  在威海市救助站,孩子们最想的就是回家。 本报记者 许君丽 摄

  为了给家中减轻负担,中考结束后,16岁的四川彝族小伙阿罗石格没有和家里打招呼,就和40多名小伙伴一起,跟着自称“杰克”的青年出来打工。由于年纪小等原因,工作始终没找到,他们辗转各地,12个孩子来到威海,因为没有钱,只好露宿街头,而“杰克”带着钱溜走了。目前,民警将12个孩子送到了威海市救助站。

  本报记者 许君丽    

  没和家里说一声 就“组团”外出打工

  27日,记者在威海市救助站见到了12名彝族中学生,在之前一个多月的日子里,他们经常两三天吃不上饭,天天露宿街头。在救助站,孩子们洗了澡,吃上了可口的饭菜,心情平静了很多,期盼着能早日回家。

  在这12名孩子中,16岁的阿罗石格显得比较沉稳。阿罗石格是四川省美姑县人,兄弟姐妹5个,他是老大。为了一家人的生计,他的父亲经常到西藏、内蒙古等地打工,母亲则在家种地,照顾年幼的孩子。阿罗石格今年中考,学习成绩不错的他对考上高中很有信心,但是学费对这个困难家庭来说,是一块重石。阿罗石格告诉记者,中考前,他通过朋友认识了自称是“杰克”的青年,对方说可以带他们出去打工挣钱。为了挣学费,减轻父母的负担,中考结束后,阿罗石格连家都没回,直接和与他有一样想法的中学生一起,跟随“杰克”踏上了外出打工的大巴车。 

  让阿罗石格没想到的是,这次打工的旅途如此坎坷。他们先去江苏找工作,为了省钱,大家天天睡大街,一天只吃一顿饭,可待了半个月,仍然没有找到工作。这时候,有些熬不住、能和家里取得联系的同学陆续让家人接回家,其他人则辗转各地,到青岛、平度等地的农村干活。“在平度给人家挖过土豆,早上4点干到晚上7点,一天一人给30块钱,钱都在‘杰克’那里,我们自己没有钱,哪里也不能去。”阿罗石格说,其间他也曾经想过自己是不是被骗了,但想到要挣学费就坚持了下来。 

  在快餐店吃饭交不出钱,无奈报警求助

  26日下午1点左右,威海市110接到一个报警电话,报警人称他们在快餐店吃饭交不出钱,怕被老板打,民警迅速前去调解。这个电话是阿罗石格打的。原来,24日,最后剩下的12名中学生跟随“杰克”坐火车来到威海,可下车后,“杰克”就以找工作为由离开。身上没钱的孩子们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在路边打地铺,等“杰克”回来,这一等就是两天,两天里,他们一口饭也没吃上。26日,饿得不行的孩子们发现了“杰克”,对方见无法摆脱,让他们去快餐店吃饭,等他结账,孩子们吃完饭后发现“杰克”再次失踪,拿不出饭钱的孩子们与老板发生冲突,于是报了警。 

  “我们不是想赖账,两天没吃饭了,真的很饿。”16岁的帕立尔天说,他们当时一起出来打工的有近50人,最后留下来的基本都是没钱回家又盼着能打工挣钱的。平时钱都是在带他们来的“杰克”手中,说好等回去的时候再分发下去。这一个多月,他们经常两三天吃不上饭,在农家下地打工的时候,“杰克”会给一些米,让他们自己做饭。 

  派出所的民警调解后,将孩子们送到威海市救助站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带孩子们洗澡换衣服,并准备了可口的饭菜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会与孩子交流,调出户籍,对孩子们的身份信息进行核实,然后与当地民政部门取得联系,尽快将孩子们送回家。 

  假期招工陷阱多,打工需多长个心眼

  “你们是怎么认识‘杰克’的?” 

  “就是同学介绍认识的。”  “如果回到家乡,你还能找到他吗?” 

  “不知道,不太好找。” 

  “来之前有没有想过会不安全,会被骗?” 

  “听老师说过有骗子,但是大家都一起,没想到会被骗。”

  在交谈中,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对外面的世界缺少必要的警惕。记者了解到,这些出来打工的孩子都是中学生,来威海的12名孩子,最大的只有18岁,最小的15岁,他们中有很多是中考完之后就直接上了打工的大巴,甚至没有跟家里人说一声。 

  民警介绍,不少“黑中介”会在学校里物色学生兼职代理人,利用学生的单纯和缺乏社会经验等,诱惑想要暑假打工的学生上钩。这些学生都来自农村,家境一般,美姑县也比较穷,一些学生很容易上当受骗。民警将对此案进行追查。

  警方提醒广大学生,在假期求职过程中应提高安全防范意识,尽量选择正规的求职网站或合法中介机构,通过网络工商系统查清中介公司是否经过合法注册;如果产生中介费用,要保存好相关的单据和合约,遇到问题要及时联系警方。

关键词:淘宝电话人工服务 | 淘宝人工客服电话 | 淘宝客服人工服务电话 |
Copyright © 2015 www.alzfk.com 中心版权所有